易海舟点燃火堆,就是让佘莹萱有个安定温暖的庇护环境。

  头上大片卡住的尾翼,起码能遮住雨滴。

  但他还是高估了正常人的胆量阈值。

  看眼附近树上白生生的遗体,佘莹萱再杀伐果断,商界女强人。

  终究还是个养尊处优的女人,不顾手臂伤痛的勉力起身:“我还是跟着你一起,可以说说话。”

  其实易海舟的伤势远比她重,有条腿几乎只能拖着走。

  只是易海舟早已习惯这种忍耐伤痛的感觉。

  甚至还有点熟悉的亲近。

  点点头用断了锁骨的左手卷起一个树枝火把,这样固定不动,还是不会引发剧痛的。

  但那种受伤之后自然分泌激素褪去,整个身体的匮乏跟伤口闷痛开始蔓延。

  他要在今天休息前尽量找到更多物资,为未来前行做准备,多一点东西就意味着少很多麻烦。

  有精确的方向,找寻起来并不难。

  之前找寻还走了些弯路,实际上坠毁的痕迹虽然拖开在几公里范围内,但左右宽度不超过一百米。

  飞机时速太快,哪怕坠落时候一丁点因为重量或者迎风面的速度不同,就导致碎片散落距离相差很远。

  但现在举着火把,更主要是因为多了一把“砍刀”。

  热带丛林中,枝草藤蔓交织,行进困难。

  所以采用“一刀两断,拨开就算”的开路前行。

  才是最正确最省力的方式。

  机翼金属件都是合金好东西,折损扭曲之后更显锋利。

  两人走得就不算慢,易海舟还能帮佘莹萱砍了一段手腕粗的树枝当成拐杖:“主要是用来拨打防止游蛇,这片热带雨林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一百多种蛇,特别是最……”

  话还没说完,两人就住嘴了。

  眼前出现了一排固定座椅,能够容纳十九人的商务机后半部的随员席位。

  三人座椅头朝下直接撞在地面!

  应该就是事发之前叫喊哭泣的那几名博彩集团高管。

  佘莹萱无声的捂住了自己那花边口罩。

  同样戴着口罩的易海舟却过去,艰难的半跪低身,不顾已经基本摔成一团的遗体,搜身找寻任何有用的东西。

  佘莹萱看到他的动态,坚持过来帮忙拿住火把。

  却不敢看自己曾朝夕相处的工作伙伴。

  周围已经漆黑的又深邃的丛林,似乎到处都张开了噬人的大嘴。

  好像到处都有野兽的眼睛在看着这里。

  这时候才愈发能感觉到易海舟的镇定跟可靠。

  除了摸到一部毫无用处的手机。

  什么都没有。

  那就剥衣服。

  哪怕只有一只手能用力,易海舟疼得满头是汗。

  还是把三具变形的遗体剥光,所有衣服都能在夜晚起到保暖作用,领带、皮带更是能当做绳索使用。

  打成包背在背上。

  最后用金属骨架的座椅把遗体扣住。

  因为这片树冠稀疏的树林,让这几位毫无缓冲的直接砸到地上。

  同样也会方便大型食肉猛禽来靠近。

  易海舟只能尽量保存遗体,他实在是没有力气挖坑掩埋。

  还停顿下来吃了几粒糖果,两人把那瓶水最后一点分享掉,再继续前进。

  易海舟的打算是:“那一刻我似乎看见有一段较大的机体整体坠落,比我们那块体积还要大,可能就飞得没那么远,上面的东西可能更多,也许还有……我们这样的幸存者,如果那是机头,甚至可能找到卫星电话,现在八点半,我们搜寻到十点就往回走,明天就只朝着东边前进。”

  佘莹萱坚持开朗:“刚才那点水,比我喝过的任何高级矿泉水都甜,回头也把这家厂收购了!”

  易海舟也尽量让自己笑:“水不是问题,这种丛林溪流很多,你想洗澡都行,但最简单就是树叶上水珠,那是最干净的,但不要喝太多,也许你的肠胃不能适应,就容易拉肚子,我们可没有高级纸巾擦屁股。”

  佘莹萱又想大笑,但这回知道先捂住肋部伤处:“这种吗,这种大叶子上的水珠……哇……”

  原始丛林,和平常接触环境是截然不同世界,只轻轻拉下旁边的树叶,上面劈头盖脸就是一汪水淋下来。

  吓了她一跳……

  可仿佛就是在静谧的丛林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阿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明铁骨只为原作者易海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海舟并收藏阿海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