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音带着团子走在小镇的路上,然后看到了很多的阿飘,但是那些阿飘都离北音很远。dnshuwu.com

  团子没有动,他不想动,他护不了她,还要北音来保护自己,一种懊恼和挫败交织的感觉在他的心中不断的涌动,这让他很是难过。

  北音一步步的走着,走出了小镇,然后走到一个小树林里,背靠着树干,就这么坐了下去,紧紧的抱着团子好像害怕什么,会被再次伤害到一样。

  “刚才那个女人的名字是柔景,”团子没有说话,北音开始主动解释,团子虽然没有反应但是北音知道他在听。

  “柔景曾经有一个爱人,是一个即将登上皇位的皇子,他很受宠,也是钦定的继承人,但是,他遇到了柔景。”

  北音注意到团子竖起自己的耳朵,然后微微一笑,接着说道:“皇子爱上了柔景,他就像那些热恋中的情人一样,眼里只有柔景,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了。”

  “但是他是皇子,还是要继承皇位的皇子,哪里容得下他去追求美好而又真诚的爱情,先不说皇子的长辈们同不同意,皇子自己就受不了了。”

  “他爱柔景,柔景也爱他,但是他要承担自己的责任,这些根本就容不得他放肆,他想了很久,想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但是这个时候,那些人以及知道并且想要杀死柔景。”

  团子看看北音,北音的表情很是冷静,是那种冷静到没有任何可以让她动容的表情,“他们说柔景是祸国的存在,在妖妃,即使柔景拼命解释,但是他们不信。”

  “在他们的眼里,柔景就是不应该存在的,柔景让他们最好的继承人变得不思进取,只想和她在一起,这不是祸害是什么?”

  “然后呢?”团子轻轻的问,他很好奇接下来发展,看情况,应该不是什么好事,不然柔景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呢?

  “皇子不想伤害柔景,也不想让柔景出事,但是他又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做,他和那些愤怒的人达成协议。”

  说道这的时候,北音轻轻的笑了一声,冰凉而又充满着讥讽的意味,“在柔景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。”

  “皇子告诉那些人,不要伤害柔景,自己会继承皇位,也会好好的担负起自己的责任,并且,他会忘记柔景。”

  “忘记,要怎么忘。”

  “他找到了我,用一间件珍宝做交换,我取走了他对柔景所有的感情。一点也不剩。”北音的视线落到远方,好像在看着什么但是好像有没有看到什么一样。

  “怎么取?”

  北音没有接话,而是说道:“取走之后,皇子就没有再爱上柔景,他有着对柔景的记忆,但是再也找不到当初的那种感情了,所以他送走了柔景。”

  “柔景在知道皇子不要她之后,就差不多要崩溃了,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以为皇子不会放弃她。”

  “她以为永远都是她以为。”团子冷静的接了一句话。“然后她恨上了你。”

  “对,我不知道她从哪得到我的消息的,但是她知道之后,就一直以一种狂热的态度来恨我,把自己变成这个鬼样子。”

  北音这个时候闭上了自己的眼,说道:“她舍不得去恨皇子,也就只能去恨我了,就好像这样她就能放下皇子一样。”

  “她没想杀你。”团子思考了一下之前的情况,柔景既然能困住自己,还能隔断北音对吕竹漪的‘观察’,就说明她的修为绝对不低。

  但是到现在为止,北音和团子受的伤也只是皮外伤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快穿之请开始你的表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明铁骨只为原作者吾名洛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名洛渊并收藏快穿之请开始你的表演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