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完何以谋所说的两个问题,众人都神情凝重起来,连天道小娘都担忧的看向张扬,因为这个事情,的确是目前来说最具有矛盾,最让人担心的地方,他们今天之所以出现在这里,很大的原因也在于此。

  因为这是相当于‘道争’这么一个性质。

  何谓道争,就是理念不同,对大道的认可程度不同而产生的分歧。

  在这个性质上,普通的因为利益而背叛,因为野心而背叛,因为一点自由而背叛,反而太低俗了。

  是的,剑道法则不会背叛!

  剑仙天地的千万剑仙不会背叛,就算是真的有那种剑疯子,也不会背叛,假如,张扬本身也是剑道法则天神的话,他本身就是剑道领袖,谁会背叛他?

  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啊!

  可是众所周知,张扬这个笑梗师尊,他对于剑道的理解一直就处于——我抄,我抄,我抄的境界上。

  曾经他是剑仙天地的道祖,是一方位面的主人,作为从这个位面天地里诞生的剑道法则,就算不想认,也只能捏着鼻子听从张扬的安排,在那个时候,道祖>剑道法则,先有道祖,后有剑道法则,这个排序没毛病。

  可是如今,随着干掉守护大怪异,随着剑道法则升级5.0,随着剑道半维度的出现,张扬这个道祖就不够看了。

  他只是一个位面天地的道祖,却不是整个剑道半维度的主人,这个时候偏偏剑道法则5.0又奏响了王者最强音,找回了最初剑仙的霸气锋锐,那么在这种情况下,张扬如果是一个锐意进取,霸气无双的家伙,没准危机和矛盾还不算大,最起码彼此双方还有些类似的地方嘛。

  可是张扬却是一个苟怂苟怂的只会挖坑的胖子,他的理念,与剑道法则5.0的理念是南辕北辙,根本就没有共同之处。

  可以想象,千万剑仙,剑修因为剑道5.0所渲染传播的霸气锋锐而变得一个个的卓立不群,宁折不弯,霸气无双,以剑道问心魂,以剑气快意天地的时候,张扬下达的任何命令都会让他们在心底生疑,然后这点困惑他们会下意识的去自己万分信赖的剑道中去寻。

  一个人去寻,两个人去寻,千万剑仙都去寻的时候,剑道法则就会汇集千万剑仙的意志,对张扬生出一个庞大的疑问,这个疑问再反馈给千万剑仙,得,事情就这么严重了。

  到时候肯定会有人喊出,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话。

  更激烈一些的,他们会干脆离开剑仙天地,要去追求建设一个更纯粹的剑仙圣地。

  在这个过程中,剑道法则没错,千万剑仙没错,能说张扬错了吗?

  他当然也没错。

  这就是残酷的道争!

  张扬这个时候就沉吟了一会儿,便迎向众人担忧的目光,能出现在这里的,其实都是他最忠诚的核心了,就算是因为能力不足,潜力不足,但忠诚却毋庸置疑。

  但这个问题嘛,要他如何回答?

  不回答,大家担心,这可不是别的事情,可以随便找个借口忽悠过去,这是代表了最核心的东西。

  可是如果回答,顿时就等于让他的一个太古巨坑瞬间大白于天下!

  “唉!”

  张扬长叹一声,神情里颇为为难,于是顿时众人的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,暗自叫糟,看来这最大的麻烦是没法避免了。

  “夫君,不如我来吧,我仍然能化身天道,就算不能完全控制,但至少也能为你创造一个足够的缓冲区域。”

  天道小娘站出来,毅然决然道。

  张扬一愣,什么和什么啊?拜托女侠你在说什么?

  “咳咳,嫂子不必这样牺牲,我来也可以的,这种事情我来做恶人吧,我虽然掀了一辈子的桌子,但今天也想试试能不能被别人给掀了桌子。”慕少安悠悠开口。

  “师尊,请允许我身化铸剑台,约束剑道法则,定不会让师尊为难之事发生。”一直没开口的吴郡突然跪下请命。

  他这一开口顿时把众人吓了一跳,何以谋和其他人也正要开口,张扬就无比恼火的喊了一声,“停!”

  “都闭嘴,我特么是三岁小儿吗?用得着你们一个个的折腾,罢了罢了!”

  张扬再叹一口气,这才咬牙切齿的招出剑仙大殿的四大童子,剑心童子,剑魂童子,神印童子,气运天机童子。

  四个童子才一出现,何以谋,吴郡两个人最先目瞪口呆起来,然后其他人同样惊呆得无话可说。

  因为此刻这四童子与往日多了些不同,各自手中多了一个物事。

  剑心童子手里捧着一个焚剑炉,很迷你,宝光不散,道韵浓郁,似有天大权柄在其中不可见,不可视,不可闻。

  剑魂童子手里捧着一块铸剑台,同样很迷你,宝光不散,道韵浓郁,似有天大权柄在其中不可见,不可视,不可闻。

  神印童子手里捧着一块磨剑石,同样如此。

  气运天机童子手里捧着的,是一个丑陋厚实的剑鞘,这个倒没有任何宝光,但是里面黑黝黝的,看着让人心颤。

  四个童子往那里一站,什么都不必说,众人就全明白了,更出离的愤怒了,凑,我们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人。

  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疯狂建村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明铁骨只为原作者懒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鸟并收藏疯狂建村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