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桓刚进门,立刻就被四个老人围住了,七嘴八舌问个不停。

  “阿桓,怎么样了?”

  “人抓了吗?”

  “阿源和凌凌呢?”

  “阿芳不用坐牢吧?她现在在哪儿?”

  薛桓微愣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温声:“伯父伯母们,先让我缓一缓,喘口气。”

  “来来来,先坐下。”

  “阿桓,喝口水吧。”

  “不不,你还没吃早餐吧?”

  “来来!过来这边吃早饭,有稀饭米粥和包子,还有茶叶蛋。”

  薛桓熬了一整夜,此时是又困又饿,丝毫没客气,坐下喝了大半碗粥,开始聊起来。

  “昨晚我给嫂子检查后,很快就打印了验伤报告。我们三个陪着嫂子去报警,律师也跟着一块儿去了。那何律师是一个很厉害很专业的律师,嫂子真是找对人。”

  “报警后,警方很快就出警了,有嫂子领路,一下子抓了网吧里头五六个赌博的家伙。同时一批警察去了发廊,也抓了十几个搞黄色交易的。嫂子现在还得留在警察配合调查。”

  “何律师没走,一直留在那里帮忙。嫂子很害怕,凌凌姐和阿源姐夫留在那里陪着她,不敢走开。我下午还得值班,姐和姐夫让我先回来,给你们报个信,也回来休息。”

  四个老人脸色怪怪的,对视一眼,又开始问起来。

  “阿芳需要坐牢吗?”

  薛桓摇头:“现在还不能确定,何律师说她并没有参与赌博和搞黄色交易,加之又被胁迫威胁。现在转为证人指证,罪行肯定会轻判。她会争取罚款,尽量减轻刑罚。”

  “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薛妈妈问。

  薛桓摇头:“嫂子暂时还不能回来。凌凌姐和姐夫应该傍晚才能回来。”

  程木海紧张问:“那些家伙都抓了吧?都抓到了?那个……那个男的抓到了?”

  “没有。”薛桓蹙眉低声:“那是唯一的漏网之鱼。双方警方出警的时候,他碰巧回了他们租的房子。后来警察追过去时,他逃脱了。警方很快会发布他的通缉令。现在到处都有监控,应该不难抓获。”

  薛爸爸皱眉捶桌面:“就他一个人?!怎么偏偏没将他抓住!他打了阿芳,还敲诈勒索她——这些都是重罪!他还是这些犯罪事实的主谋,他的罪行肯定不能轻判!”

  “是。”薛桓解释:“伯父说得有道理,何律师也是这么说的。现在他逃窜了,案子不得不搁置。”

  刘英虽然生程天芳的气,但女儿毕竟是身上掉下的肉,再气也不会不管不顾。

  “那她……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来?”

  薛桓答:“何律师正在想办法,她说她会尽量申请将她保释出来。但暂时没法回来,也许还得拘留一阵子。”

  刘英听罢,嘴唇嚅动几下。

  “她活该!她这样的人,就得给她一个狠狠教训,不然还不知道要错到什么时候!她就得受教训!”

  嘴上不留情,眼睛却早就红了,泪水扑簌往下掉。

  薛桓一边掰蛋壳,一边安慰:“伯母,嫂子不会有大事的,您放心吧。幸好发现及时,将嫂子救出火海。嫂子主动报警,还有被胁迫被打的重伤报告,加上那么厉害的律师帮忙,她会很快没事的。”

  刘英擦着泪水,悄悄点头。

  “别说她了,她就是个惹祸精。阿桓,快吃吧,别客气,赶紧吃多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八零佳妻忙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明铁骨只为原作者飞猪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猪猪并收藏八零佳妻忙种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