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维民没有想到,塔寨只是一次村委会变动,暗地里会隐藏这么多问题。https://

  虽然他依然觉得,林耀的计划太冒险,太激进,步子太大容易适得其反。

  可他没有说服林耀的理由,只能叹息道:“事不可为就马上回来,现有的证据足以打掉塔寨,大不了我们不抓大老虎了。”

  “老大,别说气话。”林耀将手上的饮料一口喝掉,烟也丢在了地上:“我走了,下次再联络。”

  李维民看着他的背影,目光中带着赏识之色,暗想道:“这股劲头,有点我年轻时候的意思。”

  “以前我打算将马云波培养起来,让他接我的位置,现在看是不用指望了。”

  “倒是阿耀给了我惊喜,以他的功劳加上我的推荐,等到破冰行动结束后,将他调到一个毒品泛滥的城市中,担任缉毒署的行动队长应该不成问题,先任行动队长,再调副署长,署长,十年后”

  十年后会怎么样,李维民没有想下去。

  因为他又想到了马云波,年轻时的马云波也是如此气盛,不然得不到他的赏识。

  可现在的马云波,又给他带来了什么。

  耻辱,深深的耻辱。

  铃铃铃

  李维民正想着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  拿出手机一看,看着上面的备注名,李维民目光眯了一下,这才接通了电话:“喂,大哥,怎么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?”

  “维民,你人在东山吧?”

  “在,有事吗?”

  “东山的柿长是叫陈泽文吧?”

  “是,您认识老陈?”

  “不认识,是有人跟我说,陈文泽是老检察长陈岩石的外甥。你可能不知道啊,新来的汉东一把手沙瑞金书记到了,咱们的沙书记跟老检察长的关系不一般啊,从小是在老检察长的家里长大的。”

  “今天汇报工作的时候,沙书记问我清不清楚东山的情况,因为你的关系,我对东山也有所了解,所以回答的比较让沙书记满意。”

  “我看沙书记的意思,对陈文泽还是很关心的,你了解这个人吗?”

  “见面不如闻名,我对他的态度,怎么说呢,比较谨慎吧。”

  李维民回答的很客官,因为他没办法直接告诉电话中的人,陈文泽可能有问题,只能以谨慎作为回答。

  幸好李维民的大哥也不是一般人,很快就听出了话外之意,沉声道:“这样啊,我明白了。”

  嘟嘟嘟

  挂断电话,李维民许久不发一言。

  如果林耀还在这的话,就会发现手机的备注上写着:“汉东省,省委常委李达康。”

  李家一门双杰。

  很多人都知道,李维民是汉东省禁毒总署的副署长,却不清楚其实李维民的大哥也在汉东。

  李维民的大哥李达康,是汉东省省府京州市的一把手,亦是省委常委之一,据说上升的空间很大,排名比一些没挂常委的高官都高。

  为了避嫌,李维民从不跟人说,他还有个当常委的大哥。

  事实也是如此,李维民的位置是他用一件件重案搭起来的,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。

  除了逢年过节,甚至不会给他大哥主动打电话,被李达康责骂为故作清高,连一家人都不认识了。

  “塔寨林耀东,禁毒署马云波,柿长陈文泽,省高官沙瑞金!!”

  李维民面带冷色,暗想道:“情况越来越复杂了。”

  第二天一早,回到塔寨的林耀,很早就带了礼物出了门。

  林耀一家离开塔寨,是在他刚上高中的时候,那时塔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影视先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明铁骨只为原作者龙升云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升云霄并收藏影视先锋最新章节